标签:艾青

《手推车》(艾青)

在黄河流过的地域 在无数的枯干了的河底 手推车 以唯一的轮子 发出使阴暗的天穹痉挛的尖音 穿过寒冷与静寂 从这一个山脚 到那一个山脚 彻响着 北国人民的悲哀 在冰雪凝冻的日子 在贫穷的小村与小村之间 手推车 以单独的轮子 刻画在灰黄土层上的深深的辙迹 穿过广阔与荒漠 从这一条路 到那一条路 交织着 北国人民的悲哀 1938年初 (选自《北方》,文化生活出版社1942年1月初...

Read More.

《我爱这土地》(艾青)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Read More.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艾青)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 风, 像一个太悲哀了的老妇。 紧紧地跟随着 伸出寒冷的指爪 拉扯着行人的衣襟。 用着像土地一样古老的 一刻也不停地絮聒着 那从林间出现的, 赶着马车的 你中国的农夫, 戴着皮帽, 冒着大雪 你要到哪儿去呢? 告诉你 我也是农人的后裔-- 由于你们的 刻满了痛苦的皱纹的脸, 我能如此深深地 知道了 生活在草原上的人们的 岁...

Read More.

《黎明的通知》(艾青)

为了我的祈愿 诗人啊,你起来吧 而且请你告诉他们给太阳 早晨,我从睡眠中醒来, 看见你的光辉就高兴; 虽然昨夜我还是困倦, 而且被无数的恶梦纠缠。 你新鲜、温柔、明洁的光辉, 照在我久未打开的窗上, 把窗纸敷上浅黄如花粉的颜色, 嵌在浅蓝而整齐的格影里, 我心里充满感激,从床上起来, 打开已关了一个冬季的窗门, 让你把全金丝织的明丽的台巾, 铺展在我临...

Read More.

《大堰河——我的保姆》(艾青)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 她是童养媳,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我是地主的儿子; 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长大了的 大堰河的儿子。 大堰河以养育我而养育她的家, 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养育了的, 大堰河啊,我的保姆。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的被雪压着的草盖的坟墓, 你的关闭了的故居檐头的枯死的瓦菲, 你的被典押了...

Read More.

《春姑娘》(艾青)

春姑娘来了 你们谁知道, 她是怎么来的? 我知道! 我知道! 她是南方来的, 前几天到这里, 这个好消息, 是燕子告诉我的。 你们谁看见过, 她长的什么样子? 我知道! 我知道! 她是一个小姑娘, 长得比我还漂亮, 两只眼睛水汪汪, 一条辫子这么长! 她赤着两只脚, 裤管挽在膝盖上; 在她的手臂上, 挂着一个大胆柳筐。 她渡过了河水 在沙滩上慢慢走, 她低着头轻轻...

Read More.

《给太阳》(艾青)

早晨,我从睡眠中醒来, 看见你的光辉就高兴; 虽然昨夜我还是困倦, 而且被无数的恶梦纠缠。 你新鲜、温柔、明洁的光辉, 照在我久未打开的窗上, 把窗纸敷上浅黄如花粉的颜色, 嵌在浅蓝而整齐的格影里, 我心里充满感激,从床上起来, 打开已关了一个冬季的窗门, 让你把全金丝织的明丽的台巾, 铺展在我临窗的桌子上。 于是,我惊喜看见你: 这样的真实,不容许...

Read More.

《鱼化石》(艾青)

动作多么活泼, 精力多么旺盛, 在浪花里跳跃, 在大海里浮沉; 不幸遇到火山爆发, 也可能是地震, 你失去了自由, 被埋进了灰尘; 过了多少亿年, 地质勘察队员在 岩层里发现你, 依然栩栩如生。 但你是沉默的, 连叹息也没有, 鳞和鳍都完整, 却不能动弹; 你绝对的静止, 对外界毫无反应, 看不见天和水, 听不见浪花的声音。 凝视着一片化石, 傻瓜也得到教训:...

Read More.

《梦》(艾青)

醒着的时候 只能幻想 而梦却在睡着的时候来访 或许是童年的青梅竹马 或许是有朋友来自远方 钢丝床上有痛苦 稻草堆上有欢晤 匮乏时的赠予 富足时的失窃 不是一场虚惊 就是若有所失...

Read More.

《礁石》(艾青)

一个浪,一个浪 无休止地扑过来 每一个浪都在它脚下 被打成碎沫,散开 它的脸上和身上 象刀砍过的一样 但它依然站在那里 含着微笑,看着海洋...

Read More.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