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洪波

《沈阳一日》(高洪波)

身为东北人,东北却涉足不多,一是因为从小就随父母人关,继而青年时期入伍云南,对南方的喜欢与适应,已远甚于东北;二是由于东北距北京近,譬如沈阳,一晚上的功夫,差不多抬腿就到,机会有的是,殊不知这恰恰是一个误区:最多的机会往往又最没机会,因此我居然从没到过盛京沈阳。 本来年初《芒种》颁创作奖,我的一篇散文获奖,说定用两天时间去领奖,不知为...

Read More.

《闲话香港》(高洪波)

百年光阴,对于任何一个生命个体来说,都是无比漫长直至悠远无垠的。 唯独对于一座城池而言,百年不过是一个时间的符号。譬如像北京、南京这一类古都,苏州、杭州这一类古城,百年光阴匆匆流逝,留在它们身上的痕迹,无非是斑驳的城墙上又剥蚀了几块旧砖而已。 香港却是一个例外。 百年光阴是香港孤悬海外的时间切割;百年光阴使香港成为今日之香港;殖民统治对于...

Read More.

《鞍山印象》(高洪波)

鞍山在中国的名气太大了,大到已成为一种象征,一提起鞍山,马上让人想到钢铁、想到高炉,想到奔流的铁水与飞溅的钢花,以及炉前工们那面罩后炯炯的眼睛,丈八长矛样舞动的钢钎。 鞍山是钢都,鞍山又是铁城,鞍山拥有孟泰这样家喻户晓的老英雄,拥有孟泰的鞍山自然成了工人阶级的大本营。鞍山同时又是国有大中型企业的排头兵,在九十年代急剧变革的大潮中,鞍山...

Read More.

共1页/3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