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朱

《监护人》(亦舒)

朱云生刚来得及见好友最后一面。 谢柏容握住云生的手,已经非常疲倦,她轻轻说:答应我,把安琪送到温哥华她父亲处。 云生忙不迭点头。 谢柏容笑了一笑,脸容忽然之间变得很年轻很年轻,她久病枯槁的皮肤出乎意料地转为皎洁,然后,她静止不动了。 云生泪如泉涌,紧握好友之手,直到看护来劝她离去。 谢柏容是云生中学与小学同学,算起来,还比云生小几个月,她俩...

Read More.

《个案》(亦舒)

朱老总吩咐手下记者丁筱琪去做一篇移民家庭老人特写。 筱琪立刻抱怨,噫,老总,骨头总是给我啃,人家就访问时装设计得奖人,或是名媛慈善晚会,我就做老人特写,唉。 老人不是人吗? 多沮丧。 你也会老,筱琪。 我们这一辈老了与他们又不同,我们会有打算,我们知道这世界是怎麽一回事。 别嘴硬。 真的,我们在精神与经济上都不会倚赖他人或是求他人施舍。 假设有...

Read More.

共1页/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