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辑 地空》(仓央嘉措)

1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告别
世间事
除了生死
哪一件不是闲事
谁的隐私不被回光返照
殉葬的花朵开合有度
菩提的果实奏响了空山
告诉我
你藏在落叶下的那些脚印
暗示着多少祭日
专供我在法外逍遥
2
少年的爱情
永远不够用
一杯酒足以了却一一件心事
为午后预设的独木桥
在天亮就被
一个女子梦断了
渐悟也好
顿悟也罢
谁能说清
从刀刃上失踪了多少情人
3
一个人在雪中弹琴
另一个人在雪中知音
我独坐须弥山癫
将万里浮云一眼看开
此外
便是不敢错过死期的众生
他们纷纷用石头减轻自己的重量
仅仅撒了一次谎
雪就停了
雪地上闪耀着几颗
前世的樱桃
4
用多少美人和香草才能驯服一颗野心
  马蹄敲打着地狱的屋顶
  大量的手段和智谋都弃置于荒野
  一些人被另一些人用旧了
  也只能在酒色中辉煌地度日
  唯独那个努力不幸的人
  却依然幸运地一步一步死去
  而空门内外
  谁又是谁呢
  一想到这些
  春苗就一直绿到我的枕畔
5
天气先于我的心情而变化
  灾难比信誉
  还突然
  心一冷
  所有的人都在一句咒语上打滑
  我从莫须有的罪名起步
  行色简单
  心术复杂
  前程被充满杀机的预言一误再误
  唯有刻在骨头上的经文
  为我推脱世事
  一眼望去,浮尘中的英雄个个落魄
  镜中的美女悄悄迟暮
  我为了死才一次又一次地活了下来
  而其他的人却随处羞愧
6
我一走
  山就空了
  所有的鸟都朝着相反的方向偏激
  我被俗世隐瞒
  转身时又被自己撞倒
  从此言行暧昧
  对自身毫无把握
  而一再遭受目击的人
  大都死于口头禅
  有的甚至死于美德
  当那条唯捷径省略了朝拜者
  我便在一滴花露中瞬间彻悟
7……

  先是在拉萨河两岸遥相误解
  不久便在细节中彼此注释
  穿过一张张丧失了性别的面孔
  来到群山中安息、修行
  一粒无意间丢入土中的种子
  无意间便轰动了高原
  这时,恋人们腾出最敏感的地方
  供我心痛
  下雨了
  很多人等着用雨伞辜负我
  而我在接受捍卫的同时
  内心也正在接受着雷劈
8……

  野花无法解放野蛮的盲人
  野外的盲人任意盲目
  用想象中的粮食度日是诗人的事
  任何平头百姓或王孙贵族谁都穷不起
  如果落难骨头越贱越硬
  人与人越爱越轻
  死不瞑目的人就该睁着眼睛客观
  活得不像话的人就该竖起耳朵听话
  一想到人生没老没少
  便去佛堂坚信没大没小
  没你没我
  想了想一个好人
  怎么活都活不好
  好了好了好了
  见好就收
9……

  生来渴酒
  那么谁去造就宝剑
  锋芒中小人奋起
  羞煞漫天云霞
  酒色、福田、功德
  无法标价
  互相用眼睛煮着对方
  谁能把谁放下
  走吧走吧走吧
  孽缘随缘缘缘不断
  白云飘飘
  一了百了
10……

  一粒种子毁灭了多少人的梦想
  混战时,好钢与好人一起被用在刀刃上
  话题与话题之间仅仅隔着一场梦
  解梦者是风
  嫩芽飞絮春秋轮回
  谁的宝剑能气贯长虹
  尽快地活着
  清新的早晨怀揣诗歌超度草木
  省悟后低头认真回到厨房
  一五一十地避免了一天的盛宴
  诞辰之日从铁腕延伸到剑锋
  饱受哀悼
  ……
  到底谁配言归正传
11……

  坐在菩提树下
  我观棋不语
  前世
  今世
  来世
  患得
  患失
12……

  我用世间所有的路
  倒退
  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正如
  月亮回到湖心
  野鹤奔向闲云
  我步入你
  然后
  一场大雪便封住了所有人的嘴
13……

  那个女子
  满身都是洗也洗不尽的春色
  眸子闪处,花花草草
  笑口开时,山山水水
  但那块发光的松石
  却折射着她一生的因缘
  她坐在自己的深处避邪
  起来后再把那些误解她的人白白错过
  一挥手
  六尘境界到处都是她撒出的花种
14……

  为了今生遇见你
  我在前世
  早已留有余地
  天一黑
  家家丢人
  那些任性的女孩
  都在虎皮花纹中走散
  那些不任性的高僧
  都在顽强地举例
  而一场秋雨
  却篡改了
  世上所有的鹦鹉和画眉
  忘我的我
  在寒风中
  舒舒服服地
  坐失江山——
  我不是我
  谁又是我呢
15……

  用一朵莲花商量我们的来世
  再用一生的时间奔向对方
  游山归来世道人心已变了千年
  门前的河流正在被陌生的民风歪曲
  一个人征用千千万万的人
  反过来就遭到应征者没玩没了的怂恿
  只好去野外独立
  并设法补救种种遗失的借口
  高原下,帝国依旧勇猛地科举着各色人物
  爱面子的人天天背叛镜子
  却不敢轻易伤心
  他们为一己之利而尿急尿频
  从厕所中沾染了过多的不良风气
  ……
  你穿过世事朝我走来
  迈出的每一步都留下了一座空城
  这时,一支从来世射出的毒箭命定了我
  唯一的退路